刘明清:严肃阅读势头会持续景气

来源:   2015-10-10 00:20  编辑:  人气:

导读:     历史依然是畅销书   和去年情况差不多,今年学术类的畅销书也多是历史类。因为读者们太希望了解历史真相,希望改变以往公式化、概念化的解读。应该说,在雷颐、马勇等许多学者的努力下,今天我们在历史的微观解构方面已经做得非常到位了。但也应注意,不应从一种

 
  历史依然是畅销书
  和去年情况差不多,今年学术类的畅销书也多是历史类。因为读者们太希望了解历史真相,希望改变以往公式化、概念化的解读。应该说,在雷颐、马勇等许多学者的努力下,今天我们在历史的微观解构方面已经做得非常到位了。但也应注意,不应从一种决定论走向另一种决定论。
  概念化的解读是将历史人物、历史事件,框在统一的结论中,这就遮蔽了很多具体细节,钩沉出细节是必要的,但不能走入另一种偏执,即为反对而反对,成为另一种概念化解读。
  问题的关键在于,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提倡的都是决定论,一切都有唯一的、固定的答案,非此即彼,而缺乏怀疑论的教育,不主张多元并存,所以很多人没学会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,结果还是用极端思维来反思极端。
  此外,这与中国文化传统可能也有关系,我们崇尚中庸,但现实中却很容易走极端,这在网上体现得就很明显。比如把“公知”搞成了贬义词,就很无聊。
  我认为,历史类一枝独放不会维持太久,今年政治学、法学、社会学中也有一些畅销书,比如托克维尔的《旧制度与大革命》。
  学者娱乐化是情势所迫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畅销的学术书中,真正钻研学问的饱学宿儒不多,绝大多数是比较有娱乐精神的学者。这也是无可奈何的,我们生活在一个娱乐化时代中,整个社会都如此,学术界也难免被裹挟。
  其实,美国人选总统也一样,不是在选能力,而是在选脸蛋和口才、幽默,总之,能展现个人魅力的人才能成功。这,就是娱乐时代的悖论,对此不能截然地说好与不好。缺点肯定有,就是人们更容易满足于浅层次的感官和精神需求,可都板着脸,刻意与大众拉开距离,那也未必是好事。
  举例来说,大家对于丹的写作提出了一些批评,可她的书在法国同样很畅销,在输出版权方面,也排在前列。
  社会以读书为荣才能拯救阅读
  今天人们越来越不爱读书了,这确实是事实,但不能光指责年轻人,其实中年人、老年人现在也不读书,就算读,读的质量也不高。
  真正尊重阅读,还是要给读书人以褒奖,让整个社会形成以读书多为荣的风气。比如在古代,私塾先生很受尊重,可现在都以财富多少来衡量人的社会地位,把喜欢阅读的人看成是“书呆子”,社会评价体系出现扭曲,阅读自然被轻视。
  上世纪80年代时,喜欢读书的人找对象都更容易,可上世纪90年代以后,商业大潮袭来,人们精神向上的空间闭锁,缺乏安全感,只有埋头挣钱,先解决自己问题再说。
  应该说,在互联网的推动下,真正知识人的声音在今天被放大了,这会改善我们的阅读状况。以蔡定剑先生为例,一介书生,可他去世时,那么多群众不用谁下令,自发为他送别,其尊荣又是哪个权贵富豪可比的呢?所以面对明天,应该充满希望。
  公民社会首先是有知识的社会
  中国社会的风气正在发生着变化,人们越来越重视知识和阅读。一方面,这是社会发展的结果,可以看到,越是发达地区,人们越关注文化,比如“深圳读书月”,每年销售排在前列的都有很多严肃读物,而贫困地区除了教辅,其他书都卖不动,因为那里的人们还顾不上;另一方面,社会总在进步,有危机感当然很好,但情况总会慢慢变好。
  今天年轻人更喜欢电子阅读,这无可厚非,它也是阅读的一种,但网络游戏就不同了,相关企业赚了很多钱,可我绝不会尊重这些老板,因为他们没给社会创造财富,只起到负面作用,马云说他永远不会进入网游行业,我觉得这是有担当的企业家。
  总之,中国的公民社会正在逐渐形成,公民社会首先是有知识的社会。很多人觉得读书没什么用,确实,从短时期看,读书是没用的;但从长期看,读书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。比如黄光裕,赚了那么多钱,可最终还是失败了,因为他只知道用钱说话,不知道人还可以用道德的力量、文化的力量说话。
  要想基业长青,一定要靠文化来支撑。
  读书关键在自悟
  年轻人不爱读书,因为我们的教育有问题,学校本应该是教人读书的地方,不能照本宣科,好老师应该是阅读的顾问。读书是人自悟的过程,这很不容易,需要自觉自省,如果没有社会评价机制,利益引导机制,许多人就可能会放弃。
  如今盛行的“拼爹”趋势令人担忧,一些孩子干脆不上大学,即使考上了二三类院校或大专的学生也不怎么认真学习了,因为找工作靠知识不如靠爹。说句玩笑话,古代的科举反而有优势,虽然读书人死读经典,没有办事能力,可他书读得好,思维至少是正常的,把他们训练成合格的县令并不困难,相反,让没知识的人去当县令,必然会出问题。
  作者资源匮乏是大问题
  严肃阅读是2012年显著的亮点,但畅销的总是那么几位学者,新人并不多。今年再版书多,也说明了新作者资源匮乏,大家只好炒旧货,金观涛、刘再复、托克维尔等人的著作在上世纪80年代曾经很流行,现在又再版,成了畅销书。这一方面证明好书经得起时间考验;另一方面,也体现了当下的一些问题。
  我们每年培养出很多博士、硕士,许多人也把论文交给出版社,可压根没法出版。应该说,他们的基础都非常好,特别是英语能力强,学术规范也比老一代人做得好,可缺乏创造力。张鸣先生曾说,不是博士就会念书。现在的博士只读参考书,没有公共阅读,知识面窄,不知道公众的关切是什么。
  我有一次招聘,来了一位名校硕士生,可几乎没读过什么名著,一问才知道,平时就是给导师干干活,写写东西,只会“有用”的阅读,不会“没用”的阅读。
  严肃阅读将继续前进
  2012年已经过去,展望2013年,我认为严肃阅读增长势头还会保持,这是社会环境决定的。人们阅读是因为有需求,有困惑,想从书中找答案,只要社会的基本问题还存在,相关的阅读就会继续。
  我并不奢望有大的增长,甚至想到明年的局面可能更严峻,毕竟经济整体状况如此,房租上升幅度很大,实体书店更加困难,这会对出版业造成影响。
  网店打折过多,我认为这不可持续,一个商业模式不盈利,究竟能维持多久?明年会不会有所收敛?我认为,这将决定明年图书市场的走势。

  书屋项目应坚持优选图书
  有消息说,明年“职工书屋”、“社区书屋”等项目有可能启动。力推公共文化建设,这个初衷是好的,利于推动部分人群爱书、看书。但从目前结果看,对书业整体发展不利,只有少数出版社会因此得到好处。怎么改变这种现象?
  一般来说,政府购买服务的效率往往会比较低,这从“农家书屋”中就可见端倪,毕竟采购环节难以把控,结果是谁的折扣多,就优先采购谁的书,导致大量劣质书、口水书混入其中,反而给了低端出版单位以机会。我认为,面对非读书人群,更要坚持优选图书,让好书吸引人,让人从此爱上读书。
  书屋建好后,读者阅读是方便了,可看的书很一般,意义不大,此外,如果大家都不读,岂不是白白浪费了?而且,这给了读者一个错觉:书不用自己买,可以免费去看。养成这样的消费习惯,反而抑制了图书业的成长。
  明年书价或上涨
  明年图书业重大的机会也许在数字阅读,今年这个趋势已经很明显了,许多出版社都成立了网络销售部。一方面,今天年轻人习惯数字阅读;另一方面,他们对网络付费这种形式也比较接受。
  一家数字阅读网站也许只能卖出几百本,可这就足以引起出版单位的重视了,至少比绝大多数实体书店销量大。据说上海世纪集团每周都会与亚马逊网站开一次视频会议,这说明网络销售越来越得到重视。
  由于各种成本在上涨,也许明年的书价会提升,现在图书业定价大约为1.5—2元/印张,今年下半年已经有很多出版单位在提价了。不过现在买书总还是划算的,可以看看孔夫子网,一本旧书动辄几百上千,现在大多数纸质书不过出版几千本,放够一定年头,增值的机会很大,当然,前提是好书,如果是垃圾书,那就别指望了。
  陈辉/文